茶渊.

-咕咕咕-
叫什么都可以的buni
吃的cp很多脑洞很多但是动笔写的不多。
天天在写文的边缘试探√
欢迎找我玩呀。
日lof随意虽然我也没什么可以日的√

2017.12.7 十束多多良祭

*ooc严重
*私设死的人灵魂会在人间停留一天
*cp尊多  kemm尊多在一起了的【怕看不出来】
*开头原著片段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走上天台,看到一个白发少年哼着歌,散发着诡异的气息,他已经预感到了某些事情。“我叫十束多多良,为拍摄夜景而来,你呢”砰!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“你说夜色美?是啊,是挺不赖的。”
过了一会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然后听到八田在叫他“十束先生!”八田和草薙跑过来,八田扶起他“十束先生,喂,发生什么事了”他勉强撑开眼睛“无色之...王”(出云)“王?”(八田)“十束先生,是其他的王下的手吗”(出云)“够了,八田,别再问话了”(八田)“你放心,十束先生,我们...我们已经去找医生了,这点小伤,马上就能治好的”他知道自己肯定活不过今天了,强撑着笑,伸手摸了摸八田的脸,“安啦...安啦...船到桥头自然直...”然后放下了手,“抱歉了...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再一睁眼,看到的仍是那个天台,天空泛着鱼肚白,朝阳冉冉升起,照射着大地万物。天台的地板上有些印记,依稀能分辨出是血干之后的样子。他站起来,拍了拍自己,诶?难道我没死吗?他想,看来还没那么快和king他们分别呢。他想到了安娜说的话(在那个人身边,你活不长),对此不以为意,勾了勾嘴角,安啦安啦,船到桥头自然直,能在king身边多呆一天是一天吧。呀,今天8号了诶,呐,说好要去买五层蛋糕的,一定不能缺席安娜的生日啊。他正准备走,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叫他,转过身,看见一个隐在阴影中的少年,披着白斗篷,脸完完全全在阴影里,看不清,周身给人的感觉就不像是来自这个世界的,带一丝嬉戏的声音说:“呐,你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哦,他们不能看到你的,所以五层蛋糕...哦,还有,你只能在这里呆一天哦,今天傍晚六点,我来带走你。”啊,我还是死了啊,也是,怎么可能活下来呢,那样的伤...能多呆一天的话,还是去看看king他们有没有给安娜买五层蛋糕吧,希望不要我才离开他们一天,就忘记我说的话了呢。他像是自欺欺人,故作开心的想,因为他内心深处明白,因为他的死,吠舞罗,还有他的king,怎么可能开心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缓慢地走着,眼前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,呐,八田这么早起一定是为了给安娜订五层当爱吧,五层蛋糕工艺那么复杂,肯定要早点啊。他明明看到了八田红着的眼眶,被风吹的流向两颊的泪水,却还是固执地逼自己这样想。早晨的街道寂静无人,转角闪过一个白发的身影,八田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眼睛忽然亮起来,踩着滑板提起棒子就往那个人头上砸,那个人感觉到了背后传来的风,慌忙躲开:“我我我什么也没有做身上也没有钱我我我我没有什么好打劫的啊...”看清了那个人的相貌后,八田一怔,放下棒子,连句道歉也没有,转身走到附近的巷子里,棒子随手一扔,用手狠狠地锤了下墙,然后用手臂靠着墙,头抵在手臂上,略带抽泣的自言自语,“十束先生,骗子...说好,说好要和我们一直在一起的,就这样不负责任地抛下我们了吗,还真像你的作风啊,那么...那么薄情的吗”然后啜泣了好一会,转身直接坐在地上,仰望天空。十束他,在旁边看着,伸手抱他,可是他的手穿过了八田的身体。他无可奈何的收起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快到正午,他走进吠舞罗,看见一群人围在那个熟悉的沙发上,桌上摆着一个素净的五层蛋糕。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:“五层蛋糕买回来了,十束先生呢,他要买的五层蛋糕的啊,他怎么...怎么不回来给安娜过生日呢”“十束先生...骗子,让我们等这么久,大家都想吃蛋糕了呀”“我们不应该买蛋糕的,让十束先生知道我们没听他的话然后回来...回来责怪我们啊”“十束先生是不是又在外面玩太久了,都忘了今天安娜生日了啊...”千岁看不惯这些自欺欺人,拿出那段视频,定格在那个白发少年的画面,略带喊的感觉讲出:“不要在这里自欺欺人了,找到这个人,去杀了他啊.”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出来的。一直没开口的草薙也说话了“尽说些不负责任的话,就这么擅自离开我们...是啊,我们要为他报仇啊”有人在轻轻低语着“NO BLOOD NO BONE NO ASH”十束已经很难继续勉强自己保持笑容了,他眼睛暗淡下来,轻声说“安娜。生日快乐。五层蛋糕,我欠你的。对不起,大家,再见了”安娜好像收到了什么触动,抬起头来怔怔的看着他这个方向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他看了看钟,然后发疯一样的找着他的king。从吠舞罗,一直找他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,初中时第一次看见king的地方,那个医院,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......最后他去到了那天他鼓起勇气跟king告白的地方,然后看见了他的king坐在他当时坐的位置。周防在自言自语“一天内我去了我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,在吠舞罗的时候,想着你会出现,弹吉他,跟我分享你那些多到不能再多的爱好,我在学校里等着你像当年那样出现,在医院等着你像当年那样让我帮你抓痒,现在我在这里了,你现在不应该想当年那样出现在我对面,笑的没心没肺,然后突然大声的喊出‘king我喜欢你啊’然后像个小女生一样跑掉吗。你真是不负责任啊 ”然后他握紧了拳头,掌心处渐渐燃起火焰。十束在旁边听完了这段话,看到周防掌心中的火焰,低声道“你的力量不是为了破坏,而是为了守护存在的啊,king”周防听不见他说的话,但有一种莫名的被安抚感,然后掏出了十束的耳环,久久地凝视它,然后带上。十束笑了,破涕为笑,小心翼翼地趴在周防身上,尽量地不要使自己的身体穿过周防的身体,这个动作很累,可是这样他觉得,他就想抱着他的king一样。就这样抱了很久,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king也没有动,只是望着天沉思。快到六点了,十束越发死死地盯着周防,内心想着,多看他几眼,再看他几眼吧。时间嘀嗒嘀嗒地流逝,眼看还有几十秒的时间就到六点了,十束最后在他的king耳边低声说了句“再见了,对不起”周防一惊,回头看见一片空气,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发出声音,可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下“十束?”没有人回答他,连风都没有吹。十束他,也听不到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十束陷入了沉睡,他做了个很长,很长的梦。梦见啊,在安娜的生日会上,他和他的king坐在一起,和吠舞罗成员打打闹闹,互相涂奶油,给安娜的生日蛋糕,是五层的呢。
梦境很美
世界欠十束多多良一场生日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mmm感觉不是很虐qaq我又双叒完美的ooc了
重看了下k关于多娘的kemm
半夜哭成狗子

评论(1)

热度(16)